赞助本站可获得最高权限,下载无限制,详情查看商城板块

本站绝无病毒,可用软件检测。登录不上的会员请清理下缓存或用谷歌浏览器

收起
展开
当前位置:笨笨鸟网络小说频道奴场上的奴姬(原+改) → 图书正文
(九)三穴浣肠
更新时间:2020-03-25  |   阅读权限:游客   |   会员币:0点   |  章节字数:6794   |  
十五年前,当她还是个小女孩的时候,一切都是这么地纯洁。
  “咦?雷恩,你怎么也溜出来啦?”喧嚣热闹的市镇夜晚之中人流涌动,一个金发的小女孩在拥挤的人群中间拼命挥舞着小手,向前方两个贵族模样小男孩示意。
  “说什么呢,既然你和卡米尔都来了,我怎么甘心一个人呆在王宫里?”
  “所以你就硬拉着我,让我帮你逃出来?我可说好了的,如果再次挨训我绝对不陪你了!”金发的小男孩气喘吁吁,显然之前两个人逃出来费了不少力气。
  “好啦好啦,到时候再溜回去就行了,没人会发现的。”另一个男孩吐了吐舌头。
  “可是,好像已经被发现了呢?”小女孩指着指他们身后,几个满头大汗侍女正在费力越过拥挤的人群。
  “雷恩王……哦,少爷,快回来!”
  “不好,我就说这个方法不行的!”金发的小男孩吓了一跳。
  “别说这个了,快逃啊!”说罢,另一个男孩拉着女孩的手就往人群里钻。
  三个小孩子就像三只机灵的小仓鼠一样,很快就消失在人群之中,只留下那几个满脸铁青的侍女仍然于人海之中费力地挣扎着,叫喊着。
  ……
  “哈哈哈哈,今天玩得太快乐了。”深夜的小山丘上,满脸泥巴的小男孩向他的同伴傻笑着。
  “恩,恩。”金发的小女孩不停的点着头,此刻她的脸上也涂满了泥巴,整个人脏兮兮的。
  “以后我们三个人也要一直这样,永远永远不分开好不好。”
  “好的,就这么说定了。”金发的小男孩拼命点着头。
  “太好了,那么……”小男孩扑通一下从地上跳起来,他伸出小姆指。
  “来,大家勾手指!”
  “恩,勾手指!勾手指的话,以后大家就不会分开了。”
  “好啊好啊,我也来。”小女孩也高兴地跳起来。
  十年前,男孩和女孩的羁绊变得越来越深,他们开始有了梦想。
  “卡米尔,你的梦想是什么?”阿塞蕾亚著名的蓝宝石湖边,男孩如此问女孩的哥哥。
  “我嘛,希望阿塞蕾亚变得越来越富强,人民能够安居乐业,脸上充满着欢笑。雷恩你呢?你的国家已经很强大了,你的梦想应该和这个无关吧。”
  “恩……”男孩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我没你这么了不起,我最想要的梦想其实是……咳,其实是……娶,……娶琳蒂斯为妻!”他憋红了脸的几乎是用喊的叫出了这句话。
  “啊!”女孩被男孩的话吓了一大跳,她的脸更红,怯生生地躲到哥哥的背后,“雷恩你真坏!”
  “我是说真的,不骗你!”
  “哈哈哈。”哥哥笑着摸了摸妹妹的头,“看我妹妹脸红成那样,但如果是你雷恩的话,我这个哥哥就同意把妹妹嫁给你。”
  “哥哥!”女孩撒娇似地捶了捶哥哥的背,“我不是你们的东西啦。”
  “对了,说起来琳蒂斯的梦想是什么呢?”男孩突然问起。
  “我嘛……”女孩将头望向天空。
  她的梦在远方……
  五年前,女孩已经长大为一个亭亭玉立的少女,而当年的男孩们也成长为英姿勃发的青年。
  “哎,等一下,别这么拉我嘛。”
  “快一点,不然卡米尔就撑不住了。”青年拉起少女的手开始于树林之中飞奔。
  “你们到底背着我在干什么呀?”
  “一个惊喜,对你来说最大最大的惊喜,我保证!”
  穿过了树林,突然映入少女眼帘的是一座巨大的山泉瀑布。而在瀑布的另一边,一匹纯白的马儿正在水边静静地吃草,这是一匹漂亮的马,但更特别之处在于它的背上长有一双雄伟的白翼。而女孩的哥哥则微笑地站在一旁,身上布满了尘土和伤痕,朝他妹妹点头。
  “飞马,这不是飞马吗?我以前只在书上见到过,啊,它太美了。”女孩的清澈的眼神中发出了兴奋的光芒,全然忘记了周围的一切。
  “快。”男孩从后面推了她一把,“去吧,还记得你说过什么吗?你做梦都想的是什么,快点吧,只有最纯洁的少女才能骑在飞马背上,你最适合它了。”
  “恩,谢谢你们,对我来说这才是最好的礼物,我真的好高兴好高兴。”少女兴奋地向前奔去,湖水溅湿了衣服,但她毫不在意,继续向前奔跑。此时湖边的飞马也突然回过头,看着向自已跑来的金发少女,然后就像回应着少女的呼唤一样,原本平静的飞马突然昂首嘶鸣,张开了那雄伟的洁白羽翼。
  然而无论梦境多么地真实,多么地让人留恋,人终究还是会回归现实的。
  “哥哥,雷恩……请赐于我勇气,保祜我吧。”一如既往黑暗的牢房中,琳蒂斯静静地拭去了眼角的泪痕,她知道现在真正的考验才刚刚开始。
  ************
  “啊,求求你饶了我吧,已经第四管了,这样下去我会坏掉的!”琳蒂斯整个人被高高吊起,用粗绳连系在头顶的粱柱上面,因为身体重心的关系上半身有些前倾,于是高高抬起的雪白臀部就更引人注目了。一个高瘦的男子站在女孩身后,此时正饶有兴趣地用一根粗大的透明管将满满的红色液体推入女孩可怜的肉洞之中,这些特制的辣椒油一进行她的身体内,就立刻带来一阵阵火烧一般的痛楚,引得琳蒂斯不断发出痛苦的呼声。
  “坦白说,我实在是很后悔当初为什么没有在奴隶市场上将你买下。”男人叹息着摇了摇头,然后色情地在公主肥大的屁股上抚了几下之后,就后退到一边欣赏着可怜女孩不断扭动屁股哀求的样子。
  “巴尔曼会长,求求你,我快不行了,放过我吧。”大量浣肠所带来的痛楚已经不是咬咬牙就可以忍受过去的了,强烈的便意一次又一次冲涮着女孩已经脆弱不堪的神经,让她痛苦地发狂。
  琳蒂斯知道这个男人——巴尔曼会长,他可以说是整个赛拉曼最有权势的商人之一,他和他的工会掌控着四成以上的武器交易量,是个彻头彻尾发着战争财的武器商人。大量的财富让巴尔曼的生活变得富裕而糜烂起来,而玩弄女人就是他目前最大的嗜好。
  “傻瓜,又有哪个男人听到如此动人的尖叫,会选择放手?”
  “但是……但是……”女孩已经语不成声。
  巴尔曼根本就无视女孩的哀求,他转身开始注入第五管液体。
  “哦,不不不,求求你不要啊!”
  巴尔曼用一支手牢牢控制住琳蒂斯激烈晃动的屁股,然后用力将注射管一把插进女孩身体后面的洞口,将红色液体再一次输进了公主的体内。此刻琳蒂斯的腹部已经像一名怀胎数月的孕妇一样剧烈膨胀,她根本没有多余的力气去想自已究竟被注入了多少液体,现在她唯一想做的就是如何减轻这股身体的痛楚。渐渐地,连尖叫哀求声也变成了沉重的喘吸,头上的汗珠开始像雨水一样滴下来。
  “太美了,琳蒂斯公主啊,你知不知道自已那凄惨的模样多么让人心动?劳伯斯真是捡到了一张最好的王牌啊,我相信即使明知道这是有代价的,但仍然会有无数人愿意跳进来。”
  然而琳蒂斯此刻根本就听不见他的讲话,可怜的公主现在真是比死还要难受,肚子越来越涨可怕的液体在里面不断翻滚,强烈的便意让她几近发狂,但是她却必须强忍着这股排泄感,因为巴尔曼威胁她如果自行泄出来的话,就会给她更严重的惩罚。琳蒂斯很怀疑自已会不会就这样被弄死,但她没有选择。
  “据说阿塞蕾亚的蓝宝石公主,比任何人都要坚强,让你证明一下自已吧。”说罢,巴尔曼退后几步开始用鞭子对准女孩丰满的臀部抽打起来。
  “啪、啪”很快淡红的鞭印就出现在了原来雪白的肉体上,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啊!啊!不行了,快停手,求求你!”巴尔曼抽打的非常用力,甚至将琳蒂斯整个人抽得直打转,被皮鞭如此惨忍地抽打让女孩差一点就失去了对排泄感的控制,一丝红色的液体从公主美妙的下体中射出,不过幸好她马上就夹紧自已的那里,终于没能泄出来。
  “还……还……还要等到什么时候,我真的受不了了。”这是实话,从琳蒂斯几近扭曲的表情来看,她确实到达了极限。巴尔曼后退几步,移动公主身体的侧面。
  “好了,尽情地泄出来吧。”男人冷笑着命令道。
  “啊!”只见琳蒂斯发出了解放一般的悲鸣,她赤裸的肉体开始抽搐起来,然后灌满整个腹腔的红色液体就如有开闸泄洪一样从她的后庭喷涌而出,在空中撒过一道红色的喷雾,撒在了地板之上。
  正当琳蒂斯以为自已已经解放,享受着排泄的快感的时候,一个巨大的木塞突然被塞进了自已那还在不断喷撒汁液的肉洞之中。
  “哦,不,你干什么!!!不要塞上啊!”菲琳斯疯了一样哀号着,短暂的快感之后是一种极大憋屈,她的腹部仍然有如怀胎十月的孕妇一般肿涨难受。
  这是一种从天堂掉入地狱的感觉,琳蒂斯这才发现身后的男人不仅仅是个暴发户这么简单,而是个精通医理丧心病狂的虐待狂。他懂得如何将可怜的猎物玩弄到濒临崩溃的边缘而又不让她真正坏掉,只是让其在绝望和无助中挣扎,然后嘲笑着将猎物的身心啃地连渣都不剩。
  不过他现在当然不会这么做,他和劳伯斯有约在先。巴尔曼看了看眼前虚弱不堪受尽折磨的肉体,他明白还可以让她更接近极限一点。于是男人笑着取出一桶凉水,然后拿出一根细细的软管直接插进了公主的尿道里面。
  “哦,先等等,我忽然想到个更好玩的把戏。”巴尔曼忽然抽出软管扔在一边走开了。
  “哎?”琳蒂斯有些吃惊,不好的预感出现在她心头,女孩努力地转过头,正巧看见富商拿了一串珍珠项链一样的东西走到自已面前。
  “劳伯斯虽然说你的肛门开发过了,不过好像还是很紧嘛。”巴尔曼会长笑着拍打了一下女孩高高翘起的丰臀,然后伸出一只手,插进琳蒂斯那窄小的菊门口,在里面翻转绞动了几下之后,竟然弓起指头扣挖起来。
  “不要,好难受啊。”琳蒂斯痛苦地哭求着,男子的指甲不断摩擦着自已肛门内佼嫩的肉壁,带来了一种混夹着瘙痒的奇特刺激感。
  然而巴尔曼会长似乎非常乐衷于这种有趣的小把戏,他稍稍扩大了女孩的菊蕾之后,微笑着将第二根手指也挤进了她可怜的菊蕾之中,然后把玩似的来回抽动翻转。
  “呜……”随着手指头的继续伸手,琳蒂斯的眉头锁得更紧了。两行热泪从她秀美的脸颊旁流下,似乎这是可怜的女孩唯一表达屈辱和痛苦的方式了。
  手指的绞动忽然停止了,然而在下一个瞬间一个冰冷的圆物就突然顶在了自已的肛门口,女孩还没来得及大吃一惊,圆物就随着男子手指地用力推动,被挤进了自已那窄小的菊门。琳蒂斯可以很清楚地感受到圆珠推挤自已肉壁的感觉,异物地进入让她害怕地发狂。
  第二个,第三个,随着巴尔曼会长手指有频率地弹动,一个又一个光滑冰冷的珍珠球滑进自已原来容积极小的肛门内,身体内部明显变得沉重起来,鼓鼓囊囊地挤成一堆。然后突然间,伴随着巴尔曼会长快乐的大吼声,整串珍珠又飞快地从自已的肛门中抽出,一个又一个浑圆的珍珠球撑开半闭着的菊门带着粘稠的银丝离开那个粉色的小洞,给女孩带来一阵连绵不绝的冲击和性快感。
  “啊!”一连串的刺激让女孩差点进入高潮,琳蒂斯禁不住弓起弯发出混杂着快感和痛苦的尖叫,原来塞在女阴处的木塞也被挤出了一截。
  “看,这种表情才对嘛,看你接下来怎么忍。”巴尔曼笑着,然后色情地揉了揉琳蒂斯那美妙丰满的双乳,然后对准女孩的脸颊吻了下去,“继续忍吧,你那微不足道的坚强太让我兴奋了。”
  珍珠串又一次被推进了女孩饱受蹂躏的肛门,等到最后一颗也被推进自已身体内之后,琳蒂斯紧咬起牙齿,准备应对即将袭来的一连串冲击。
  “怎么?看你的表情似乎很期待接下来的事情?”巴尔曼会长恶毒地笑了笑说,他伸手两颗手指头掂住最末尾的一个珍珠,然后紧紧挟住珍珠直接把串起珍珠的丝绳给抽了出来。没有了丝绳的束缚,一个个浑圆的珍珠球就这么纷纷滑进了肉洞的深处。
  琳蒂斯明显感觉到了身后的异常,当珍珠球开始滚动的时候,她尖叫起来。
  “这样这些小珍珠就留在你的身体里了。”不等女孩回答,那个冰凉的软管再一次刺进了自已的肛门。
  “啊!你,你还要干什么?”冰凉的触感让女孩猛地一震,她猛烈的挣扎拼命想要夹紧大腿,然而这又怎么可能?于是冰冷的凉水就这样灌了进来,与另一边灼热的辣椒油形成了一冷一热双重的刺激,同时公主还绝望地忍受着膀胱内部有如针扎一样的痛苦,原来就肿涨的小腹也像要被撑爆了一样。
  “哈哈哈,这样的感觉又怎么样呢?”巴尔曼大笑着。用双手抓起女孩的丰臀,上下前后左右用力摇晃起来了,琳蒂斯此刻被腹部越来越强烈的胀肿感吓住了,她屏紧了呼吸连大气也不敢出一下。
  “饶了我吧,求求你。”琳蒂斯无力地哀求着,她已经被这种痛苦和屈辱彻底击垮了。随着下体地不断晃动,她的肛肠内好像所有的东西都在随着身体的晃动而绞动,痉挛;而不断翻滚撞击自已内壁的珍珠颗更让她有如地狱一般。
  正当女孩因为极度的惊恐而失去理智之时,第三根软管突然神不知鬼不觉的慢慢碰触到她还空着的阴道,然后蛇一般伸了进去。
  “不要,真的不要再灌了,我要死了!”单是辣椒油所带来的火辣辣的痛触就让公主痛不欲生,同时巨大的尿意也开始与之跟进不断刺激着她的神经。
  但慢慢的,琳蒂斯发现注入阴道的第三种液体也同样可怕,自已的身体竟然开始有了变化,下体变得越来越敏感,一股快感开始袭上她的全身。
  “这次是强烈的催情药,徘徊在快感和痛楚上的感受我想一定很美妙。”武器商人笑着伸出手摸了摸像水袋一样剧烈晃动的肚子,还开玩笑般地按了几下!
  这一按可不得了,瞬间辣痛,快感,和尿意一齐因为女孩注意力的分散而同时涌向她的大脑,折磨着全身的神经。正当琳蒂斯被这种剧烈的性虐酷刑摧残得几近失神的时候,两个不同大小的木塞猛然间塞进了饱受蹂躏的剩下两个肉穴。
  “哦,不……快拔出来,我真的会这么死掉的!”琳蒂斯虚弱地哀求。
  “是啊,如果这么一直塞住的话我也不清楚结果会怎么样,不过我相信人类的求生本能。”巴尔曼惨忍地托起女孩的下额,“这两个木塞的确又长又紧,然而如果你不断用力地挤,我想总是能挤出来的吧,到时候我不会再阻止你了。我说到做到。”
  “不要,求求求,这根本就办不到!我会死掉的,求求你,拔出来吧。”女孩的悲鸣夹杂着男子得意地笑声回荡在整个房间。
  ……
  这是一个灿烂的中午,温暖的阳光撒在武器商人的庭院里,在与其它富商享受完了美味的早餐之后,巴尔曼终于悠闲地踱着小步回到了房间。打开门,第一眼就可以看见房间中的琳蒂斯仍然保持着双臀高翘,吊着双手的凄惨模样。此时她已经晕了过去,湿漉漉的液体撒满了整个房间,三个长长的木塞正如所料的那样被挤飞到了地上,一颗又一颗沾满着粘液的珍珠粒也纷纷散落到了地板上。她是怎么挤出来的呢,富商发现自已错过了最有趣的部分。
  他决定再试一次,他非常想看看她是怎么哭着扭动屁股将那三个木塞挤出来的,怎么喷出这么多珍珠粒的,这一次他一定要亲眼看着。
  ……
  “公主,你还好吧?”阿鲁提着油灯,怜惜地看着眼前女孩,“从昨天到现在,那群没有人性的家伙到底做了些什么,可以把你折磨成这样?”
  “阿鲁,不用再说这个了。我先前交待你的事情怎么样了?”琳蒂斯缓缓抬起头,但语气十分的虚弱,显然还没有从昨天的暴虐之中回复过来。
  “可是你的身体?”
  “我的身体还好,之前不是说过吗?劳伯斯是不会轻易把我弄坏的,他在酝酿着什么,这我很清楚。”公主喘了口气说,其实她的下体至今还在隐隐做痛,“而且如果因为这点伤痛就止步不前的话,之后等待我的只会是更深的绝望。”
  “恩,是的。”男子点点头,“按你的吩咐,我已经通过酒馆的渠道将奴隶起义的消息散播了出去,我想不久塞拉曼的奴隶们就会收到这个消息。只是……或许酒馆并不是一个最好的选择?”
  “你是怕奴隶主们不相信吗?”公主浅浅地笑了笑,“事实上我本来也就没有期待他们相信,况且我们发出的还是空头情报,是真正的谣言。酒馆这种地方一直以来都是浪人,旅客和佣兵们聚集的场所,总是汇集了从各个地方传来的情报,是真是假没有必要关心,我只要其具有足够的迷惑性就可以了。”
  “如此一来的话,想必整个塞拉曼的奴隶主都会陷入恐慌吧?”
  “不,这怎么可能。”琳蒂斯摇了摇头说,“诚然有一部分奴隶主会陷入恐慌,但大部分绝不会。塞拉曼和其它国家不同,它没有腐败臃肿的贵族制度。而且它成立不过几十年,所有能够站在塞拉曼权力巅峰的人,没有一个会是傻瓜,更可怕的地方在于他们恐怕个个都像劳伯斯一样,从不在乎荣誉,能够毫无犹豫地使用阴谋诡计,可以说是一个个光明正大的小人,这样的人最难对付了。你不妨想想,从你来到这个国家为止,一共发生过几次奴隶反乱?”
  “一次,才一次。”
  “你知道为什么吗?奴隶主们不是笨蛋,每一次镇压都需要付出相当大的人力和财力。而且完全起不到杀鸡祭猴的做用,只会激起后人更大的反抗心,为日后更大规模的反乱埋下种子。所以我猜想,他们应该会采用收买和暗杀这些手段来对付起义首领,从内部瓦解和分化反抗势力,这样的做法比单纯的镇压要有效和方便的多。”
  “那么接下来呢?”
  “如果我估计没有错的话,奴隶主为了防止奴隶们反乱,都会在奴隶营中安插一两个自已的眼线,用以收集情报,就像那次劳伯斯的做法一样。所以这次一定也一样,奴隶主们一定会寻问那些间谍,然而由于是完全的假情报,所以那些被安置在人群中的间谍一定会绞尽脑汁想办法找出些什么信息,以讨好他们的主人。而一般奴隶并不会对这些事情知情,那么我想此时就能查出谁才是被安插进来的叛徒了。”
  “然后呢?”
  “一般的自由民是不可能被按插进来的,因为得不到同伴的信任。所以只有被收买的人才可能充当叛徒,你们找出来,只要找到一位就够了。由于也是奴隶身份的原因,套出一些情报我想会相当容易,接着……”琳蒂斯顿了顿,“把罪名嫁祸给他,出于消灭证据的想法,我想他的主人一定会很乐于接受这个现实。你说过整个塞拉曼之间各个势力也存在着勾心斗角吧,所以无论是脸皮的原因还是不愿意信息分享的原因,总之绝大多数其它奴隶主不会知道事情的真相。然后事情就会这样过去了,奴隶主们也会放松警惕。”
  “然而他们不会知道,真正的反乱会紧接在这后面。”阿鲁笑了笑补充道,他明白了公主的想法。
  “我……是不是很坏?”琳蒂斯小心意意地问了句。
  “不,你为什么会这么想?”
  “因为这样做的话,实在是太荒缪风险太大了,很多人都会被卷进来,然后送命。”
  “如果是以自由为代价的话,会有人愿意的。”阿鲁静静地说道,“而那些不愿意为了自由而奋斗的人,即使不死在这里,也终将像一条烂肉一样失去利用价值而被扔进臭水沟里活活等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