赞助本站可获得最高权限,下载无限制,详情查看商城板块

本站绝无病毒,可用软件检测。登录不上的会员请清理下缓存或用谷歌浏览器

收起
展开
当前位置:笨笨鸟网络小说频道奴场上的奴姬(原+改) → 图书正文
(十五)女肉媚交
更新时间:2020-03-28  |   阅读权限:游客   |   会员币:0点   |  章节字数:5606   |  
阿塞蕾亚,这个曾经平和美丽的小国已经在帝国铁骑的蹂躏下度过了第八个月份。尽管劫掠过后紧接着便是恐怖无情的统治和奴役,但那古老而强大的东方帝国却始终无法真正支配这个看似弱小的国度,事实上,阿塞蕾亚的抵抗运动一直就没有停息过。
  在帝国临时事政官的府邸,第四任派来驻守的领主此刻也倒在了血泊之中。
  而站在他的尸体旁边,一个金发的青年男子手握滴血的长剑,静静地站在那里,他的眼神中充满了愤怒。
  “王子殿下,领主已死。斥候说帝国的巡逻兵正在赶回来的途中,我们随时可以撤退。”一个部下模样的男子走过来。
  “要拿的地图和文书到手了没有?”金发的年青人问道。
  “到手了,任务已经完成,殿下。”部下行了个礼,他抬头看了看眼前的金发男子,有些犹豫,“王下殿下,我们现在的兵力完全有能力击溃赶回来的巡逻兵……我的意思是说,或许现在就是举兵时候,只要王子殿下您站出来,整个阿塞蕾亚必定会一呼百应的!”
  “不,现在还不到这个时候。我们要忍耐,机会只有一次,绝不能轻易浪费了。”年青人挥了挥手。
  “但至少,应该告诉大家,王子殿下您还活着吧?”
  “不行,我对你们说过,要想欺骗你的敌人,最好的方法是先骗了自已人。凭我们现在的实力是无法抵抗帝国军的,这点你们也应该清楚才是啊。”
  “殿下……”部下疑迟了一会儿,点了点头,“属下明白了,然么马上就去准备撤退行动。”
  “等等。”年青人忽然叫住他,“之前,我让你们打听的事情怎么样了?”
  “同盟军已经发出了声明,他们说塞拉曼的琳蒂斯公主其实是……”
  “我不要听这个!”年青人突然粗暴地打断了他的话。
  “是!”部下顿了顿,“雷恩王子因为正在战争的最前线,所以派去的人还没有回来。伊利娅公主那边已经证明了这个声明。”
  “是伊利娅本人这么说的?”
  “不,伊利娅公主闭门不见,这一切是王妃宣布的。”
  “王妃,果然又是她。”突然间,怒气涌上心头,一个荒唐的想法出现在他脑海里,不过,年青人最终还是咬了咬牙放弃了这股冲动,“走吧,我们马上撤退!”说罢,他径直推开墙上的窗户,翻身越过窗墙跃入府外的湖水中。冰凉的湖水瞬间涌向他的全身,原来突然发热的头脑,也稍稍镇定了下来。
  “琳蒂斯,哥哥真对不起你,不能立刻来把你救出来!但是你一定要坚持住啊,马上……马上我就会赶过来的,一定!”
  男子默默对自已发誓。
  ……
  塞拉曼富人街的一角,琳蒂斯不安地站在一幢富丽堂皇的府邸前。
  “哦哦哦,你就是那个琳蒂斯吧,真是个可爱的小猫呢,你终于来了。”忽然大门被打开,映入她眼帘的是一个衣着光鲜的中年贵妇,女人穿着名贵的深绿天鹅绒低胸礼服,开门的手上戴着一个硕大的祖母绿,而身上则布满了一种奇怪香水的味道,可惜白哲且过于肥胖的身形不仅无法证明她的高贵,反而应证了自已的奢华。
  “啊,是我……”女孩还没有反应过来,贵妇就一把拉住她的手拖了进去。
  大门随即很快被关上了,走进房间之后女孩发现里面还有四五个贵妇人等在里面。
  “这个就是劳伯斯大人说的那个小女孩吗,真棒啊。”其中一个贵妇说道,其它人也同意地点点头,贪婪地目光在女孩身上游动,就好像抓住猎物的猎手一样。
  “啊!不要,你们在干什么?”琳蒂斯害怕地缩起身子来,其中一个女人从身后抓住她,把她抓得紧紧的。女人一只手扼住她的脖子,另一只手则在她的身上游走。从脸庞慢慢滑向她的胸部,然后将手伸进琳蒂斯的衣服内部揉捏着她的乳房来。
  “不要,请不要这样,这让我很不自在。”女孩更恐惧了,她实在受不了女人用这种目光看着自已,而且那手的动做越来越放肆。
  “哼哼,你在害怕吗?”女人的手越来越大胆,她放开扼住女孩脖子的手,移到对方的下体,它掀开裙子,在里面摸索。
  “那……那个……请问……”女人异样的目光让琳蒂斯十分不自在,她正准备说什么,突然背后一下重击,女孩整个人都一下子被扑倒在床上。
  “啊,你们要干什么?”背后贵妇彪肥的体重把女孩压得眼冒金星。
  “出来的时候劳伯斯没有告诉你什么吗?”
  “没,没有。”事实上劳伯斯根本很少插手自已的事情,本来应该是由妓院的老板分配工做的,不过拉米娅利用奴隶主心腹的关系,占有了自已的支配权,出于某种心理,拉米娅总是刻意刁难自已,逼迫自已做连妓女都不愿意接待的工做,平时还时不时地伙同玛瑞沙等人一同用各种方法欺负她。
  她们有时候会扒光她的衣服,有时候在她的晚饭中放入老鼠和虫子,更有时候将尿水撒在她的身上。而这一切的一切,琳蒂斯都没有地方哭诉,只能偷偷将泪水咽进口中。
  “哦,不过没办法,很快你就会明白的。”贵妇人按住女孩的两只手,然后爬上床,整个人压在琳蒂斯的身上,此时她已经拉开衣襟,露出了硕大下垂的巨乳,“就像这样。”她朝琳蒂斯受惊的脸上吹了口气。
  “你……你们要干什么?”琳蒂斯着实被吓着了,虽然自已已经被数不清的男人骑过,但她做梦也不会想到,现在连女人也会想要上她。这对于女孩来说是个完全漠生的领域,她们想要做什么完全没有头绪。
  “哼哼……你很漂亮呢。”贵妇人轻轻抚了抚女孩的头发,“这么年轻,肌肤也很有弹性,太可爱了,叫琳蒂斯是吗?”贵妇痴迷地伸出另一支手抚模女孩的肌肤,在女阴上轻轻按了一下,然后顺着光滑的曲线慢慢上移,抚过乳房,经过锁骨,最后轻轻停在女孩的俏脸上面。贵妇捏了捏琳蒂斯的脸蛋,慢慢将脸凑上去,对着女孩的小嘴亲吻下去。
  “呜……呜……”琳蒂斯第一次经受女同,她害怕地想要挣扎,但无奈嘴巴和身体都被牢牢按住,丝毫动弹不得。
  “恩恩,就应该像这样,多挣扎一下才有趣啊。”另一个声音,走到她的身后,很快琳蒂斯就可以感到一根手指在不断挑逗自已的阴蒂,她下意识在想要夹紧双腿,但同样也被紧紧按住。
  “瞧我们那小猫羞得那样,真是太可爱了不是吗?”
  “喂,你过去一点,小猫下面那个洞是我的。”站在自已下体的女人一把推开骑在自已身上的女人,然后她蹲了下去,慢慢分开琳蒂斯的双腿,伸出自已的舌头不断舔吸女孩的女阴。
  “不要,不要……呜……”又一个深吻袭过来,琳蒂斯可以感觉到贵妇人的舌尖正在自已的嘴巴里像小蛇一样乱转,它慢慢找到了目标,开始缠住了自已的舌头,贪婪地吮吸着,欲望的口水从嘴边流出,轻轻滑过脸颊落在了柔软的丝床上,散出一股淫糜的色彩。
  下半身的挑逗也越来越激烈,欲火开始袭上琳蒂斯的身体,支配她的理智。
  同时贵妇们身上的香水也散发出一种奇怪的气味,这种气味让人眼神迷离,整个房间里充斥着淫糜的味道。贵妇们仿佛也被这种氛围所感染,一个个眼神迷离,她们纷纷宽衣解带,脸上带有春意地桃红色。
  “喂,小猫仔。”渐渐地,身上的贵妇松开了她的嘴巴,将目标移向了女孩的乳房。她慢慢撑起身子,一点一点将自已的乳头轻轻移动到女孩那已变得粉红色的乳头上面,然后慢慢扭动,让四个乳头就这样打结交互在一起,贵妇嬉笑着就像把玩一样,慢慢用自已的双乳不断挑逗着女孩的乳豆。突然头上一个声音叫起她,琳蒂斯将眼神向上移才发现一个肥大的屁股不知何时出现在自已面前,女人的下阴此刻正直面着自已。
  “舔我这里。”贵妇冷冷地下令。
  “哎?”琳蒂斯有些疑迟,她吮吸过无数的肉棒,却从来被有舔过女人的阴处。不过看到对方那不满的眼神,女孩就妥协了。她轻轻抬起头,一点一点舔起身上女人的阴道,贵妇的那里不是新鲜的粉红色,而是暗红色,而且有一种淫臭的味道,这让琳蒂斯舔起来十分的恶心,她想拒绝,却又不敢,只能屏住呼吸屈辱地舔起对方的女阴。
  “哼哼,真是甜美的味道呢。”一直在自已身下舔自已阴道的女人突然站起来离开,琳蒂斯很想看看发生了什么,但眼前所看见的只有那个肥大的肉块,看不到其它东西。不过很快,脚步声就告诉她那个女人又走回来了,她再次站在自已的身后,不过这一次没有蹲下来舔吸自已的阴道,而是扳开自已的双脚,让一根阳具一样的东西插进了自已的肉洞之中,然后双手提起自已的大腿,一前一后抽插起来。
  “女人为什么会有肉棒?”琳蒂斯又吃惊又害怕,她好想站起身看一看,却整个人都被压得死死地,一点也动弹不得。只能像一只真正的小猫一样,在暴力的逼迫下令人凌辱。
  这是一群女人的盛宴……
  ……
  夕阳下,塞拉曼的市街上,一个身披宽大斗篷的少女,此刻正行走于街道之上。
  从外表看起来她就像许许多多为了生计而奔波的平凡女人一样,但如果褪下罩在外面的斗篷,人们就会发现包裹在里面的其实是一具美妙的肉体。因为异常暴露的娼妇服实在太过显眼,所以女孩才不得不用斗篷将自已包裹起来,以掩人耳目。
  这次的客人,又会是哪种人呢?站在目的地的大门口,女孩不禁凄惨地笑了笑,一个道貌岸然的鬼畜绅士?还是丧心病狂的虐待狂?
  总之这是个扭曲的世界,自已所接待过的客人之中没有一个是善类,每一次以及每个人都喜欢将自已骑在胯下,尽情地凌辱和虐待,只有自已的哭泣和尖叫才能让他们满足。人们常说女人的眼泪和阴道是对付男人的最好武器,但对于自已来说,却成了男人凌虐自已最大的乐趣。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才会到尽头?女孩如此问自已,她不知道,也看不到任何的希望存在,或许死才是一个最好的选择?
  就这么去死也就算了,那样就解脱了,她对自已说道。
  正当她在思索的时候,房门被打开了。走出来的是一个俊秀的年青男子,他向女孩点了点头,就示意对方进来,然后探出头确认没有可疑的人窥视之后,才小心翼翼退回来将门关上。
  女孩走进门,才发现房间里还有两个差不多年龄的男子,他们看到自已进来之后就站起身,然后细细打量了自已一番,不过都一言不发,这让琳蒂斯变得非常紧张。
  “请随我们来。”其中一个男子伸出手,带着女孩走进房间的最深处。随后那个出来迎接自已的男子也近入房间,然后重重地关上了门,这样自已就没有退路了。
  “就像一只任人屠宰的羔羊一样啊。”,想到这里,女孩的身体不禁开始发抖,这种手法很多客户都用过,在如此隔音的房间里,无论他们对自已施于怎么样的虐待,自已的尖叫都不会影响到外界。当他们尽情施放完自已的扭曲欲望之后,走出房间就能立刻回到正常人的生活之中,没有人知道房间里发生过什么。
  “那个,先生……我……我保证不会抵抗的,你们要我尖叫,我就会大声地尖叫……如果你们不想听,那我就会牢牢地闭嘴,不发出一点声音,我会努力做的……所以……所以……”琳蒂斯紧张地缩成一团,“所以,请动手的时候轻一点,求求你们了。”
  琳蒂斯唯唯诺诺的行为让房间里的三个男人个个目瞪口呆,他们吃惊地看着眼前虽然极度恐惧,却又顺服屈从的女孩。从对方紧锁眉毛,瑟瑟发抖的模样来看,他们无法想象究竟什么样的苦难能够让女孩变成这样。
  “请脱掉你的头罩,露出脸来。”一个男子说道。
  琳蒂斯温顺地点点头,她慢慢脱下了包住头部的宽大斗篷,露出了流云般的秀发和一双湛蓝清澈的双眸。
  “果……果然是您,公主殿下!”男子差点因为惊喜而合不拢嘴巴,他一步步向后退,然后猛地单膝下跪,做出了骑士呃见君主的礼仪。
  “真的,的确是公主殿下!”另外两个男人看了看也连忙跪了下来。
  “你们,你们这是……?”琳蒂斯因为突出其来的变化而有点无措。
  “在下名叫波隆,是殿下您亲自受封过的骑士,您授予我利剑,为我涂上圣油,在天神的脚下,众人的面前!”最为俊朗的一个男子垂下头一字字地说道,言语中充满着兴奋。
  “在下也是阿塞蕾亚的骑士,或许殿下您已经不记得了,但在下永远也不会忘记!在那贫寒的小屋里,你亲自授予我利剑和圣油。”另一个稍显粗鲁的男子说道。
  “在下名叫马文,能见到您安好,比什么都重要。”最后一个男子平静地说道,和其它两个同伴不一样,马文是个丑陋的男人,削瘦拉长的脸部,配上倒勾一样的鼻子,很容易让人产生不信任感。但此刻他的眼神中同样透露出无比的关切,完全不逊于另外两个人。
  “你们……这是怎么一回事?”突如其来的变化几乎冲昏了公主的头脑。
  “您真的是琳蒂斯公主啊,这可太好了。传言中说您其实是……算了,这已经不重要了。公主你知道吗,虽然我们的祖国被占领快要一年了,但我们所有阿塞蕾亚的国民都没有放弃过希望,我们放下骑士的骄傲偷偷躲了起来,就是为了保存实力。阿塞蕾亚不会就此灭亡,我们所有人都坚信着这一点,现在好了,如果大家知道公主殿下还健在的话……”
  “没用的,已经太晚了。”琳蒂斯后退一步,眼泪突然从她的脸上划过。只见女孩轻轻一抖,原本宽大的斗篷就这样散开,露出了藏在里面暴露而且让人浮想连篇雪白肉体。
  “一切都太晚了,现在所有人都知道我已经不是真正的阿塞蕾亚公主,我现在就只是一个最下贱的婊子而已,没有人会接受我,认可我的!”琳蒂斯悲哀的低下了头,两行热泪终于抑制不住流了下来。
  “哦,不要这样,您说的实在太悲哀了。”看到公主的神情,刚站起身的骑士波隆急得又跪了下来,“您就是我们一直敬仰的琳蒂斯公主,我一眼就可以看出来。无论变成了什么样子,您永远是在下眼中那个高贵纯洁的蓝宝石公主,所以无论如何,请不要自暴自弃!”
  “在下也这么认为,您就是那个在我最绝望的时候奋不顾身伸出手的琳蒂斯公主,在下绝不会看错的!”
  “不,我不相信!”琳蒂斯摇着头,拼命向后退,“你们一定也在骗我,想要从我身上得到什么。我告诉你们,你们一定会失望的,我现在以经什么也没有了!”太多的背叛已经让女孩伤透了心,她不知道该不该相信他们。
  “你还有在下!”三个骑士几乎是同时发出了怒吼。
  “咳。”波隆咳嗽了一声,继续说道,“您看,我们三个互不认识,从不同的地方而来,但此刻我们却同时得到了共识,这就是最好的证明啊!在下相信其它人也一样,只要见到你,大家一定都会相信的!”
  “殿下。”削瘦的马文抬起头,“我知道这很痛苦,但求你一定要站起来带领我们,现在阿塞蕾亚的正统继承人就只有您一人了,这个使命只有您才能担当啊。”
  “哦不,不要说了,我不想听!”琳蒂斯疯狂地捂住耳朵,“又是什么国家责任,民族大义。我已经受够了!我之前做了这么多,到头来得到的却是什么?为什么所有的责任都要压在我的肩上,我其实根本就承担不起啊,就因为我是公主吗?那我现在已经不是你们的公主了,放过我好不好,我只想以死来解脱,但为什么连死的权利也不给我!为什么!”
  琳蒂斯几乎是用呐喊的语气说出这一切,她已经受够了。“为什么……为什么你们现在才出现……如果,如果你们早一点来的话……”说罢,女孩掩面痛哭起来。
  “公主……”波隆站起身,用怜惜地眼光看着眼前临近崩溃的女孩,“在下能理解您心中的苦痛,但您其实已经做出了决择不是吗?在下波文在此立誓,在下的生命将会是您的,在下会成为您的利剑,您的坚盾,以尽全力将您从苦海中解救出来。”
  “在下也是”另外两名骑士也执剑立誓。
  琳蒂斯抬起头,静静地注视每一个人的脸庞,他们是真心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